“几许清风”最新网址:http://icdhair.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几许清风 > 都市言情 > 长剑无言 > 第五百二十章 迫不得已

第五百二十章 迫不得已(1 / 1)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书末页
好书推荐: 负鼎 过来跪下,求你个事[快穿] 好!朕的傻儿子终于造反了! 星际超级植培师 穿越成宋徽宗公主 穿而复始[综]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结婚你不同意,离职你哭什么 公平交易[快穿]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第一百一十五章迫不得已

中国的历史长河中从来没有发生过宗教和宗教之间的战争,这在世界上都是极其罕有的。但教派和教派的明争暗斗却十分常见。而做为本土宗教的道教与外来宗教的佛教为了决出优劣,夺取国教重器的较量则贯穿上下数千年之久。的纷争不计其数,无法估量,仅由皇家主导的大争辩就有三十余次。其中最着名的有北魏孝明帝时的道士姜斌和僧人昙无最的辩论,北齐文宣帝时道士陆修静和僧人上统法师的辩论,北周武帝时儒、释、道三家两千多饶大辩论,隋文帝时道士张宾和僧人彦琮的辩论,隋炀帝时道士余永通和僧人慧净的辩论。当今子唐高宗李治更是对佛、道两派的争辩乐此不疲,短短两年间就敕召道教重玄派的宗师李荣同慧立法师与静泰法师举行过两次轰动全国的大辩论。

佛教虽源自竺,但其在竺早已消亡,荡然无存,反倒是于中土上国之邦开花结果,枝繁叶茂。究其原因全仗佛教吸收融合了儒家和道家的优秀思想,早已和儒、道溶为一炉,不分彼此。

至于佛教和道教的争辩,胜负其实无关紧要。如果道教是手心,那佛教就是手背,手心、手背一阴一阳,本为一体,缺一不可,不过是一时长短,各领风骚而已。

叶法善跟吞弥桑布扎的那场比试,规模影响完全无法同以上几次相提并论。并且因为参与之人少之甚少,又无人走露消息,所以世人几乎不知此事。二十六年前吞弥桑布扎三十三岁,叶法善也仅仅比他年长一岁,虽然本领通,但碍于年龄所限,心中满怀争强好胜之意,无法将名利看淡看轻,所以才会为了所谓的道、佛孰强孰弱和吞弥桑布扎苦斗一日一夜。不过两人不打不相识,都被对方的学识、武功所折服,一场较量之后竟生出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之福尤其是叶法善,尽管侥幸赢了吞弥桑布扎半招,却没有半点欢喜之意,反而非常后悔。当他听闻吞弥桑布扎没过多久竟与世长辞,更是难过万分,以至于闭关十余年,不曾下过卯山一步。唐高宗李治邀他往东都洛阳入朝为官,他推辞不去也和此事有关。今夜叶法善于下第一赌局遇到象雄上人,回忆起往事,唏嘘不已。

象雄上人在旁看叶法善神色黯然,半晌无语,心中怨气更甚,傲气十足的道:“贫僧诚心欲和叶道长赌上一局,还望叶道长成全。”

叶法善收回思绪看了象雄上人一眼,长长叹息一声,仍旧不发一言。

象雄上人忍不住怒道:“叶道长究竟赌是不赌?难不成怕了贫僧,要做缩头乌龟。”

叶法善听象雄上人羞辱之词并未生气,苦笑道:“二十六年前的那场比试,让我后悔半生。若是当年叶某胸襟气度能宽广一些,把俗世虚名看得透彻,避免无谓的争斗,尊师也不会英年早逝……”

叶法善的肺腑之言没有使象雄上让到一丝一毫心灵上的慰藉,反更激起他的怒火。象雄上人“哇”的一声大叫,吼道:“姓叶的,你讲这些是什么意思,是有意嘲讽家师技不如人,还是彰显自己手段高明?”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书末页
新书推荐: 冰皇之界 修仙别看戏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洪荒妖行纪 凡人:开局夺舍墨居仁 大道惟一 长夜行 登仙传 我把亲姐锻炼成拳法八级 叩问仙道